刘军:“奥库斯”只会危害亚太安全稳定

来源:环球时报

转载链接:https://opinion.huanqiu.com/article/44wlhZBv0Dn

      9月27日,英国护卫舰“里士满”号穿越台湾海峡。而且,英军还公然在社交媒体上炒作此事。外界认为,这与日前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宣布建立三方安全联盟“奥库斯”(AUKUS)密切相关。

      由于“奥库斯”自诞生之日就受到包括法国等欧洲国家及更大范围的质疑,21日美英澳三国领导人齐声辩称,“奥库斯”将会“给整个世界安全带来红利”。25日,澳总理莫里森在联合国大会上又宣称“‘奥库斯’有助于印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然而,从本质上看,“奥库斯”的建立体现了冷战思维的复活,势必刺激地区军备竞赛的升级,它将严重危害亚太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

      首先,打造“奥库斯”安全联盟,体现了美国人一贯的冷战思维,是典型的集团斗争与阵营对抗回归。“奥库斯”安全联盟是美国在大国竞争加剧、地缘政治博弈日益激烈、遭遇阿富汗的失败与耻辱、国内新冠疫情长期失控等一系列综合性的背景下,纠集个别“俯首帖耳”国家组织的小圈子。其以“美国独大”的方式领导,开展集团斗争与阵营对抗,这是典型的冷战思维的复活:

      “奥库斯”是“美英特殊关系”与美澳同盟的新组合,也是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民主国家”的联盟,突出意识形态的对抗性;“奥库斯”是美英澳三国基于主观臆造的、针对共同防御目标的联盟,本质上是集体遏制中国及俄罗斯的同盟;“奥库斯”存在着严重的核扩散风险,如果打“擦边球”失控,有可能突破冷战时期的底线。这些都表明,美英澳挑动“新冷战”的动机已毫无掩饰。

      然而,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在联大发言中还宣称美国不寻求“新冷战”,准备与“任何寻求和平解决共同挑战的国家合作”,这种言行不一、口是心非只能再一次证明美国政治的虚伪。“奥库斯”是美国纠集盟友构筑反华圈的又一“杰作”,加上《澳新美安全条约》(ANZUS)、“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五眼联盟”(FVEY)等,美国试图通过“奥库斯”来衔接、加强亚太联盟体系,重塑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及主导地位,极力避免其霸权地位的衰落。

      其次,将刺激亚太地区的军备竞赛,严重危害本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澳大利亚是所有主要的不扩散条约和国际出口管制制度的缔约方,早在1973年就批准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是“奥库斯”安全联盟的首个倡议就是为澳大利亚建立一支现代化的核动力潜艇舰队,这将是对国际核不扩散原则的挑战,势必将刺激亚太地区的军备竞赛。

      当前,亚太地区相关国家都在扩充军备、频繁军演,积极购买先进武器,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形势令人担忧。据统计,日本、韩国、印度、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均在2021年初开始上调军费上限,澳大利亚的军费开支已经达到了GDP的2.19%,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等国都发出了要购买先进武器装备的诉求。在这一背景下,“奥库斯”的建立对当下的亚太地区军备竞赛“火上浇油”,哪里会带来“安全红利”!

      此外,刺激地区国家扩充军备,会让疫情状态下原本就经济困难的各国政府被迫支出额外的预算来购买先进的进攻性更强的武器装备,并且诱导甚至胁迫亚太地区国家选边站,加剧地区局势对立,破坏地区稳定。可以说,“奥库斯”的建立,损人不利己,在传统欧洲盟友中还搞三六九等、远近亲疏。就连作为“五眼联盟”成员国的新西兰也发表声明,表示未来不允许澳大利亚核潜艇进入其水域。亚太地区大多数国家也深感忧虑,印尼、马来西亚等国纷纷批评“奥库斯”对地区安全有着极大危害,这也戳穿了美英澳三国所谓“有助于印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的荒谬论调。

      第三,亚太地区要实现发展,需要的是和平与合作,而不是“威慑与制衡”。亚太地区经过各国多年努力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具活力和潜力的地区,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成为亚太地区的首要目标。但是,要实现这一目标,尤其是在疫情状态下实现这一目标,更是需要亚太地区国家,尤其是大国要抛弃冷战思维与集团对抗的模式,停止军事威慑与武力对抗,避免刺激军备竞赛并扰乱地区秩序。

      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要想实现发展,肯定离不开和平与合作的环境。威慑与制衡只会加深不信任、加剧对抗。一些西方大国,尤其是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民主国家”总认为自己不能丧失对地区的控制权和主导权,仍然抱持狭隘的地缘政治观念,不能正确看待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实力提升。笔者认为,这些国家需要尊重地区国家民心,多做有利于促进地区国家团结与合作的事情。

      亚太地区的发展历史表明,区域内的和平来之不易,相关各方一定要倍加珍惜,和平的地区环境再加上相互之间的合作才能推动亚太地区的发展。因此,拼凑“奥库斯”之类的小圈子,只会激起地区国家的战略焦虑,与地区和平与合作的历史潮流相悖。(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