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美俄峰会:既无惊喜,也无惊吓

来源:文汇报

转载链接:https://client.whb.cn/new/index.php?option=com_m_news&task=news&date=2021-06-18&id=214293&p=8

6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左)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晤。 新华社发

      本报记者 张松 刘畅

      当地时间6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晤。这是拜登上任后举行的首次美俄峰会,也是前总统特朗普和普京2018年7月在芬兰举行峰会之后的又一次美俄元首会晤。

      会谈成果: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峰会举行得怎么样?正如各界所料,既没有惊喜,也没有惊吓,可谓“也无风雨也无晴”。

      首先来看双方的表态。普京在峰会之后的记者会上说,他和拜登谈得不错。两人讨论了美俄战略稳定、贸易、地区安全和网络安全问题。双方都表示出“寻求立场接近的愿望”,会晤“有建设性”。在乌克兰问题上,普京表示,协调乌克兰问题应以《明斯克协议》为基础,拜登也同意这一点。普京还透露,双方讨论了乌克兰是否会加入北约的问题。

      拜登则在美方记者会上表示,会谈十分坦率,气氛是积极的。拜登称他与普京见面的目的有三,一是确定美俄两国的共同利益,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让双方和世界受益;二是划定红线,告诉普京美国将对损害美国或盟友重要利益的行动作出回应;三是明确美国的优先事项和价值观,也就是向俄罗斯阐明美国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

      白宫网站发布了美俄峰会的联合声明。只有短短三行的这份声明称,美俄总统“注意到美国和俄罗斯已经表明,即使在紧张时期,也能够在我们确保战略领域的可预测性、减少武装冲突风险和核战争威胁的共同目标上取得进展”。声明强调美俄最近决定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体现了我们对核军控的承诺”。

      声明称,根据这些目标,美国和俄罗斯将在不久的将来开启一个综合的双边战略稳定对话,“通过这次对话,我们寻求为未来的军备控制和减少风险措施奠定基础”。

      从各方报道看,这次美俄峰会的直接成果有三项,一是美俄驻对方国家的大使将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二是美俄将开启战略稳定对话,以建立一项机制,防止战略误判甚至战争;三是美俄将就核裁军、军备竞赛和释放美国人质这些具体问题进行磋商。

      这似乎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之所以说是“意料之外”,因为在峰会之前,美俄领导人都表示,双边关系正处于几十年来的最低点,对本次会晤不抱希望,认为会晤不会产生任何突破。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登机赴日内瓦之前都还表示双方不会签署联合声明。最后这份“简短的”联合声明侧面反映出“普拜会”比预期要好。

      之所以又说是“情理之中”,是因为从会前各种吹风会来看,战略稳定一直是美俄都愿意谈的关键话题。华东师大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昕对本报记者表示,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总体实力处于相对式微的状态,但是在战略稳定领域仍可与美国保持抗衡,核武器是俄罗斯保持大国地位的根本保证。尤其在美国接连退出《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和《开放天空条约》后,俄方认为,快速启动战略平衡的系统性对话尤其重要,这不仅能彰显俄罗斯大国地位,而且超出双边关系的范畴,成为保证全球战略稳定的重要步骤。从美国方面来看,拜登在最后关头延续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核军控问题上,美国也有意愿与俄达成共识,启动新的战略武器削减谈判。

      普拜会:老相识老对手各取所需

      峰会比预计的近5小时“缩水”了一个半小时,议题虽然是全覆盖的,但用美联社的话来说,“双方仍坚定地站在各自最初的立场上”,尤其在纳瓦利内事件和乌克兰问题上,俄方再次划下了“红线”,拜登也表示“从未明确说过有信心改变普京”。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欧亚研究室副主任顾炜对本报记者表示,拜登和普京二人是老相识、老对手,二人对彼此如何出招如何接招都有预期,但见总比不见好,明确各自立场,彼此都需要。顾炜认为,对普京来说,目前最核心的议题是保证内政改革平稳运行,与美国避免关系恶化有助于确保目标实现。

      张昕表示,俄罗斯精英层认为俄美峰会得以举行本身说明了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仍与美国保持平起平坐的地位,这一形式是俄罗斯大国身份的重要保证。英国卡迪夫大学法律与政治研究院主任谢尔盖·拉琴科近日刊文也持上述观点,他认为,美俄互动的历史证明,俄罗斯领导人希望得到国际认可,而这种认可可以通过与西方的互动获得外部承认。

      但观察人士认为,普京在这次峰会上的表现比2018年他与特朗普见面时更为被动。普京自己也坦言,拜登比起其前任特朗普来,在外交事务上更有经验。有意思的是,普京在与外国领导人见面时向来有迟到的习惯,这实际上是普京的外交策略,目的是造成心理上的优势,迫使对方做出让步。但这一次会晤,普京则是先到会场,等候拜登的到来。

      在美国这边,美媒认为拜登是带着满意的心态踏上返回华盛顿的飞机的。但另一方面,拜登肯定也意识到,美俄关系在他的任内最好的前景也就是得到管控,不可能获得根本好转。

      首先,美俄在全球事务中的结构性对抗局面无法缓解。俄罗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其经济实力远远弱于美国,但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中却有着与其经济体量不相称的影响力。比如在叙利亚,俄罗斯迫使美国不仅放弃了赶阿萨德政府下台的目标,甚至还决定逐步撤出叙利亚这个中东最重要的支点国家之一。在乌克兰,俄罗斯以小得多的投入,硬是从美西方手里夺回了克里米亚,同时极大制约了乌克兰投向西方的步伐。此外,在伊朗、南美、非洲甚至南亚,俄罗斯都通过军事、外交手段,让美国非常难受。可以说,俄罗斯在全球与美国的较量还远远没有结束。

      其次,美国对于俄罗斯多年来的敌意不可能消除。这些年,美国有一些专家呼吁美国政府放弃对俄罗斯的打压,通过美俄联手来遏制中国。但在华盛顿,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自从2014年俄罗斯夺回克里米亚之后,美国国会先后出台了数百项制裁俄罗斯的法案,涉及美俄关系的方方面面,就连白宫也没有这个政治资本取消美国对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