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上观新闻 风从临港来 | 参与全球价值链竞争,新片区“哪能办”,免税牌照会有吗?

“反微笑曲线”的频繁表现也让各国意识到,如今已到了必须要抓住高端制造业的关键时刻。

 

8月20日,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迎来挂牌一周年。日前,解放日报记者专访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基地余南平工作室首席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余南平,就临港新片区如何在中央提出的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发挥重要作用、如何在全球价值链中占据一席之地等问题进行深入剖析。

建立底层勾连,参与全球价值链竞争

记者:结合一年来临港新片区在落实总书记提出的“五个重要”以及落实“五个自由”和“一个便利”等方面的成效,下一步新片区应该如何发力?

余南平:一年来,落地临港新片区的高新技术企业、高端制造业项目非常多,为临港代表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获得一席之地打下了一定基础,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投产就促进了国内智能汽车产业的高速竞争。未来,临港新片区还是要通过高端制造业的竞争,在全球价值链中占据一席之地。

临港新片区  孟雨涵 摄

临港新片区一项重要使命就是引领上海的产业结构调整。过去30年中,上海的六大支柱产业——电子信息、汽车制造、精品钢材、石油化工、生物医药、成套设备制造,如今看来已不能完全满足参与全球价值链竞争的需要。当上海市中心的产业结构性调整越来越有难度,临港新片区就是上海全新的产业发展聚集区域。

当前,第一批入驻临港的大项目基本尘埃落定,特斯拉已逐步带动智能汽车制造业崛起。接下来,不妨期待中国商飞带动临港新片区的航空产业链腾飞。包括航空租赁、保税加工、航空维修等,中国商飞的发展可带动周边整个就业圈的拓展。如同空中客车公司带动法国图卢兹、波音公司带动美国西雅图区域产业就业,一家超大型企业能带动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其周边产业链也将创造数以十万计的就业。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孟雨涵 摄

记者:为什么说,在全球高端价值链中占据一席之地,制造业是基石?世界范围内有哪些区域可供临港新片区借鉴?

余南平:我们在所承担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球价值链与新型国际关系构建研究》课题研究中发现,成功的全球自贸区大多有一个共同点,即其本身或周边区域有强大的制造能力,可以在全球价值链中拥有显著位置和比重,比如韩国釜山、德国汉堡等。传统的单一靠流转他人货品或是靠低税收优势进行转口贸易,已不符合当下的全球价值链竞争环境。

在全球价值链研究中,经常用到经济学中一个著名的“微笑曲线”概念,将研发和品牌作为微笑的高端,把位于中间一环的加工制造看成低位,对应它们在全球竞争中产生的不同收益。与“微笑曲线”相对的“武藏曲线”,则将加工制造业看成是高利润环节。

ASML公司员工正组装一台半导体光刻机   来源:路透社

当今全球利润收益最高之一的半导体代工公司台积电,本身是一家制造业代工企业,但高技术含量的加工,保证了企业自身难以撼动的高利润。同样,荷兰的光刻机生产商ASML拥有全球独一无二的产品技术优势,保证了企业绝对的定价权和足够的利润,但这两个公司本身都并不研发芯片。

可见,当一家企业在制造业做到无可替代时,是可以保证充足高利润的。“反微笑曲线”的频繁表现也让各国意识到,如今已到了必须要抓住高端制造业的关键时刻。而临港新片区的开放,就要在这样新的特殊历史背景下完成,展示中国向世界开放的决心和信心。

我们建议,临港要建设以高端制造为核心的产业集群通过产业集群辐射长三角。除了交通、物流、社保、断头路方面等区域一体化工作,长三角最完整的一体化应该是经济层面产业链和价值链协同性的一体化。

这可以从欧洲一体化中获得启示。欧洲通过产业整合成为统一的大市场,以德国的产业链和区域价值链为主导,辐射欧盟国家。以欧洲空客公司为例,这家企业包含四个国家的产能——飞机总装在法国,但德国贡献了45%的加工和零部件环节,带活了整个欧洲中部的产业链。

中国商飞ARJ21飞机今年7月迎来第100万名旅客。   徐炳南 摄

 

打好制造业基础,发展高端服务业

记者:面对新的国际环境,临港新片区应该怎样找到突破口,更好地在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发挥作用?

余南平:现在全球区域间最重要的勾连,或者说底层勾连,是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关联这种“血与肉”一般的关联一旦形成就很难脱钩,因为“硬切割”产业链脱钩,对各国的影响都过于巨大。

所以,临港新片区要通过发展高端制造业建立全球性联系,甚至以中国的技术带动东盟、亚洲等技术链可覆盖区域的形成,而在亚洲加强中日韩关键国家的技术链协同,通过产业链建立的底层关联才是坚不可摧的。

疫情的出现也使全球价值链从原先侧重全球化产业链部署,开始转变为侧重区域化、本土化部署。当下人们普遍认识到,生产和供应链的安全性已经高于经济效益的重要性。

洋山特殊综保区  来源:新华社

记者:临港新片区可以借助哪些抓手,应对这些新挑战?

余南平:先发展高端制造业打好基础,接下来就需要加快发展高端服务业。现在临港主城区人口总量不到10万人,必须要借助制度性红利刺激区域发展。其中一个突破点可进行战略考虑并加快落地,就是免税政策。

中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战略部署,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激活国内市场。如果临港新片区可以获得免税牌照,即便额度只有1、2万元,也能显著带动临港及其周边的餐饮、住宿和就业,带来显著的流量经济。

位于上海市区的中服免税店   供图:中服免税店

与此同时,离岸金融也能在临港加快探索。“买买买”只是免税带来的表象,背后有广阔的服务业市场,还能一举带动洋山特殊综保区的保税仓储、物流。一项制度红利可以盘活三张牌,而这样的多循环模式正是临港核心竞争力形成的基础。

上海本就是一座典型的人流经济城市,也是一座具有放大和辐射功能的城市,制度红利在上海具备显著的溢出效应。以免税为例,这一突破,激活的将不仅是临港新片区和上海,而是带动长三角区域的购买力,加快整区域性的仓储、物流总量的提升。其背后蕴含的大规模的商品批发业务和市场规模拓展,可以带动和促进上海国际贸易中心、航运中心、离岸金融中心的建设。

我们还建议,在临港培育国际数据服务中心,发展最高等级的服务业。除了企业数据服务,海量的政府数据端服务提供也可以在临港新片区加以完成,形成产业集群。如果以数据服务作为初始入口,集聚人才、人流和信息流,下一步就能发展高端教育、高端医疗等其他中高端服务业。

临港新片区“生命蓝湾”生命科技产业园  孟雨涵 摄

“五个重要”对应“五个中心”建设

记者:您提到,临港在完成“五个重要”的同时,也能同步实践上海“五个中心”建设,这能否看做临港的一项战略使命?

余南平:是的。上海的“五个中心”建设都可以在临港新片区做“缩小版”探索,“五个重要”对应“五个中心”。如,高端制造业可以为科创中心建设奠定基础,离岸金融业务则能为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探索机制互动性建设。

从全球比较研究来看,一座城市假如只发展服务业而没有高端制造业,那么整个城市的科研水平长期来看就会下跌,因为高端制造业与科研本身高度关联。

临港新片区这盘棋,就是要承担起上海制造业新的历史使命,在完成“五个重要”的过程中,带活和促进上海“五个中心”的建设。

记者:具体有哪些侧重点,国际上是否有可对标的区域?

余南平:临港新片区的发展必须要有产业集群思想。全世界产业发展较好的区域都有自己的专长:美国西雅图形成了以波音公司为代表的飞机制造业和以谷歌为代表的人工智能等两大产业;美国东北部的波士顿则形成了生物医药和机器人两大产业群。

临港新片区的产业规划绝不能“捞进篮子就是菜”,没有产业集群就无法长期留住好企业、好项目。这需要顶层的产业规划,并在实际招商引资时加以甄别。

休斯顿医学中心    来源:德克萨斯大学休斯顿健康科学中心

国际上,奔驰总部所在地德国斯图加特设有奔驰学院,从电子元件研发、材料研发等逐一培养专业工程师。加上慕尼黑的宝马总部,两家企业在德国中南部构建了一个高端的汽车产业集群。

更具有借鉴性的是美国南部城市休斯顿,这是近10年来国际上产业转型最成功的城市之一。它从一座石油城、航天城,转型为一座电子城和国际医疗中心,并与达拉斯、奥斯汀进行有效的区域产业协同,形成了名为“硅丘”的美国新发展三角带。在这个区域不仅有莱斯大学、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等知名高校,也有苹果新建设的各种研发中心,并且以德州仪器这样的大公司为基础支撑,快速地发展半导体、电子、集成电路等产业。

产业集群与区域协同发展,是临港新片区未来必须思考的战略问题。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舒抒 王志彦

链接:https://web.shobserver.com/wxShare/html/280855.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