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上观新闻:学者圆桌 | 普京的权力布局: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精心谋划

来源:上观新闻

转载链接:https://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202466&time=1579611586304

普京在国家权力架构中居于掌控全局的舒适位置。

      日前,俄罗斯政坛一系列重要动向吸引世界目光——总统普京在国情咨文中提议修改宪法,接受总理梅德韦杰夫领导的政府辞职并迅速任命新总理。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天,普京向国家杜马提交了宪法修正案草案,内容包含扩大杜马权力、限制总统任职资格与任期等。杜马议员将在23日首读草案。

      普京意欲推动的政府及领导层架构改革,是在怎样的时机下进行的?国情咨文中提出的政治经济目标将以何种方式实现?一系列人事新变化和经济新主张对中俄关系会带来哪些影响?带着这些问题,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日前召开研讨会,就“梅德韦杰夫辞职后的俄罗斯形势”展开深入讨论。

      精准拿捏改革时机

      专家认为,普京在2020新年伊始启动宪政改革进程,是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次精心谋划,对外抓住了外交形势趋稳的窗口期,对内服务于国内政治权力的平稳过渡和社会经济稳定。对变革时机的精准拿捏,显示出普京作为政坛常青树的成熟老道。

      在谈到普京当局面临的国内总体环境时,专家指出,从政治上看,普京执政地位处于高峰期,民意支持率保持高位,内政外交政策得到各方政治力量支持,“要团结,不要革命”日渐成为社会共识,反对派也是难成气候。更重要的是,俄国内尚未出现足以取代普京的政治家。这些因素将确保普京执政地位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巩固。

      从经济上看,宏观指标显示,俄罗斯经济最困难时期过去,基本步入“略有起色”的低增长时期。2019年实现财政盈余,营商环境逐步改善,进入恢复性增长通道。整个大环境的变化为普京实施一系列改革创造必要条件。

      但另一方面,俄罗斯诸多内政挑战同样不容忽视。政治上,随着2024年普京总统任期结束,俄罗斯政治局势可能迎来重要转折点。如何保证既定政策的延续性,保证权力顺利交接,需要有充分时间做提前准备。经济上,政府推行的相关经济改革政策未能全面满足民众对发展的诉求,更令人担忧的是,俄罗斯经济的周期性、结构性、制度性隐患可能限制国家长期发展。

      为此,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强调了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改革任务,既通过构建法律基础,确保2024年“后普京时代”权力结构安排朝着符合俄罗斯国情的方向转变,又着眼于国民经济的结构性改革,求解老百姓最急迫的民生问题。

      为“后普京时代”布局

      对于国情咨文中提议的修改宪法,专家认为,这标志着俄罗斯新的政治改革进程将开启,为2024年后普京仍然在俄政治生活中发挥影响力做准备——他不太会轻易从俄权力架构中退出,不排除日后在强力部门任职并操盘俄罗斯政治的可能。

      专家说,求稳定谋长远,是“普京4.0”施政的大方向,也是一以贯之的思路。在普京从“强总统”向“民族领袖”角色转化过程中,在制度设计方面,无论是垂直政权体系、三权再平衡,还是团结各种社会力量、给它们参政议政的机会,都有利于使普京处于领导国家的核心地位,在国家权力架构中居于掌控全局的舒适位置。

      有观点认为,普京的政治布局,有国内历史经验和国际经验作为借鉴。从国内来说,俄罗斯领导人一贯有做出既出人意表又符合情理的政治安排的传统,叶利钦当初挑选名不见经传的普京就是例子。从国际而言,俄罗斯当权者也在研究中国、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的执政模式,受到一定启发。

      在专家看来,普京对俄罗斯宪政改革的提议,有几个值得关注之处。

      一是建议提高上下两院、国务委员会等机构的权力和地位。一方面让各个权力部门能更好地相互制衡、辅佐与监督,防止一家独大,也防止未来出现一个大权独揽不受控制的总统,一方面有助于厘清中央与地方权力关系,维护政治制度的稳定。

      二是提出国内法优先于国际法。这是向美国发出信号,也是给受西方制裁的俄罗斯官员吃“定心丸”,通过对其保护聚拢人心。

      三是建议明确禁止俄政界高层人士拥有外国国籍和外国居留权,在俄生活不满25年、曾经拥有双重或外国国籍的人士均不得参选总统。此举旨在强化公务员为国服务的使命。

      四是提议《宪法》列入一项要求,即俄罗斯的最低工资标准不得低于一位有劳动能力的人的最低生活保障线。这凸显了国家的社会义务,将改善民生作为重要发展方向。

      可能祭出“强干预”政策

      对于国情咨文涉及的经济方针和部署,专家认为,普京释放出对经济实行更多政府“强干预”的信号。未来一个阶段,俄央行可能从过去几年以降低通胀、稳定物价为基准目标,转向刺激经济改善民生、配合国家项目建设实施的轨道。俄新政府可能也会更加强调产业政策对提振国民经济的作用。

      在此背景下,俄罗斯的自然资源租金可能更多地转化为基建投资。财政开支结构亦会出现较大调整,将倾向于人力资本等长期增长要素。俄罗斯还可能通过改善营商环境吸引外资。

      以“技术流”为特征的新总理米舒斯京,将推出何种经济治理手段也值得期待。专家预计他将聚焦以下任务,一是把握宏观经济大局,将先前未能充分调动的储备基金资源运用起来,以维持社会稳定,落实国家项目。二是动用更多技术手段,覆盖社会经济生活方方面面,加强国家对这些领域的管控。

      专家指出,普京第四任期执政重心转向经济建设,旨在让民众有更多获得感,培养俄罗斯在较长远时期的经济竞争力,这一核心理念将延续下去。普京对当前经济团队及其政策比较信赖,估计政府更迭后不会对经济团队有大的调整。

      中俄关系前景依然可期

      专家认为,尽管俄政府全体辞职事出突然,但权力布局会延续,政局会保持稳定,政策也不会发生大调整,这些决定了中俄关系仍有一个稳定向好的预期。

      普京的现行政策,对发展中俄关系的利好显而易见。首先,俄罗斯对中国发展的认可度逐渐提高,愿意谋求协调利益、开展对华合作。其次,中俄合作中“战略性”和“开放性”的一面都在上升。总之,无论从两国内生角度还是外在环境方面,都有进一步走近的理由和可能,双方共同利益将不断增多。

      当前,中俄关系发展面临历史新机遇。政治上,元首“一对一”交流越来越多,在国际舞台协作日益紧密。经济上,在俄罗斯未来进一步深化发展和改革过程中,中国拥有金融和技术等优势,双方合作项目对接互惠互利。

      专家表示,尽管中俄合作中也存在竞争,但不破坏合作的战略性质。双方把握了几点:不会因为发展中俄关系牺牲本国利益;不会为了发展同第三方关系牺牲两国关系;不会联手结成同盟对抗第三方。相信在俄罗斯此轮改革中以及改革之后,走入新时代的中俄关系前景依然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