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冯绍雷:梅德韦杰夫辞职不会影响俄罗斯政策延续性,但也解决不了结构性经济问题

来源:文汇

来源:https://open.weixin.qq.com/connect/oauth2/authorize?appid=wx8b3ee6c35ae2b610&redirect_uri=http%3A%2F%2Fwenhui.whb.cn%2Fzhuzhanapp%2Fhuanqiu%2F20200121%2F316106.html%3Ffrom%3Dsinglemessage%26isappinstalled%3D0%26%26state%3D123%26timestamp%3D1579584725282&response_type=code&scope=snsapi_base&state=123#wechat_redirect

“梅德韦杰夫辞职后的俄罗斯形势”学术研讨会现场。| 均主办方供图

      1月15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宣布政府全体辞职。随后,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名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京担任总理。1月16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投票通过提名,克里姆林宫正式任命米舒斯京为新总理。梅德韦杰夫则被任命为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并继续担任统一俄罗斯党党主席。

      针对这一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我国学术界迅速做出反应。1月19日,“梅德韦杰夫辞职后的俄罗斯形势”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召开。来自京沪多地30多位专家学者就当前俄罗斯国内政治经济形势进行研判。会议由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主办。

      本次研讨会主要聚焦“俄罗斯最新的人事变动与中长期的发展前景”“人事调整对俄罗斯经济的影响”“俄罗斯政治精英年轻化与代际转换”以及“中俄关系的发展前景”等热点话题。

      专家认为,梅德韦杰夫政府的辞职虽在意料之外,但属情理之中。过去几年当中,在国际油价下跌、西方制裁的不利外部环境刺激下,俄罗斯经济发展状况并不如人意,此外,由于提高退休年龄改革和政府主要官员贪腐丑闻频出,民意的不满已经到达“临界点”。俄罗斯选在此时解散政府,正是对民意的回应。

      较为巧妙的是,此次“换人”和“调体系”是同时进行的。所谓“调体系”是普京在2020年国情咨文中所提及的包括限制总统权力、提高议会的作用和提升国务委员会的实质权力地位等一系列政治安排。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冯绍雷在主旨演讲中指出,一方面,从手段而言,这是“普京政治经济学”的战略运用,通过政治改革巧妙地化解了当下的经济危机;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普京对于权力制衡理念的坚持。但是冯绍雷也坦言,尽管此次改革某种意义上是对俄罗斯1993年“超级总统制”的回调,但未来改革方向在哪里还很难预测。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冯绍雷。

      尽管如此,与会专家也认为,在经济层面,此次改组政府的改革目标较为清晰:即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加强政府对宏观经济的调控,同时加大民生投入。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普京着重强调俄罗斯遇到的人口危机,并且做出了相应的制度保障,他提议国家每月给3至7岁的儿童发放社会津贴,并拓宽“母亲基金”的补助范围等。专家认为,就短期而言,包括对人口、营商环境、外资的刺激能提升俄罗斯经济的增长。

      但专家对俄罗斯经济长期发展前景并不看好。冯绍雷认为,目前俄政府内部对于重大国家项目能否落地尚存在不同意见,尽管新总理米舒斯京称有能力也有财力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但结果如何还有待观察。此外,俄罗斯过去形成的过度依赖能源产业的结构性经济问题并未因为梅德韦杰夫的辞职而消失,想要解决这一问题也并非朝夕之事。冯绍雷称,普京本人对结构性经济问题也非常谨慎,他认为至少十年内不能轻易进行重大调整。

此外专家提醒关注未来一段时间内俄罗斯政治家、特别是青年政治精英的成长与变化,以及未来俄罗斯政坛代际转换的动向。冯绍雷认为,关注青年精英意味着俄罗斯未来多元化和现代化的发展方向,也是政治可持续性的现实体现。

      关于中俄关系,专家普遍认为,俄罗斯政府改组不会影响中俄关系的基本面,中俄在国际舞台的战略协作已经得到机制性的保障,未来仍将深化合作发展。

 

      作者:刘畅
      编辑:刘畅
      责任编辑:宋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