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2014年首届中俄青年学术精英讲习班专题讲座(五)

One Road and One Belt Initiatives:China's Foreign Policy as a rising power to find rightful place for itself and others 

一带一路计划:作为崛起中大国的中国外交政策该如何为自身和他者寻找合适位置

   2014年12月13日下午,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俄罗斯研究中心副教授杨成老师,在理科大楼404室给中俄青年讲习班的学员做了“一路一带的国际话语体系建构——基于‘三个三个世界’的思考”的主题讲座。

   杨老师主要从四个方面阐述他的思考。首先是“高铁隐喻”:中国之中国与世界之中国的扭曲镜像。杨老师将当下的中国比喻成正在疾驰的高铁,车内的乘客感觉很舒适、平稳,但是轨道边的他人感受到的却是十足的冲击和呼啸而过的震撼。正是这种感觉的差异性使得“中国速度”和“中国体量”转化为“中国机遇”和“中国威胁”的混合物,而迄今为止的中国外交中所呈现的“中国智慧”尚远不足以令外部世界放心,“和平发展”、“不称霸”、“不谋求势力范围”、“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等话语的实际效果依然较为有限。在经济持续增长的年代,各国追求的边际效益,更愿意承担风险,更愿谈“双赢”;但多层次的不确定性之下,人们倾向于保护现有财产,各国也因此开始保守谨慎,警惕风险。

   其次是超大规模国家与超大规模国家效应。这里杨老师引用于向东、施展的观点,即对民族国家构建的国际及地区体系的讨论有个基本假设,即某个国家的力量一定小于或等于另外一个国家力量或几个国家的联盟的力量,这是形成力量均衡的基础。在这一前提下,作为例外的规模和力量大于其他所有国家总和的超大规模国家现象被忽略。而中国按目前的发展速度和前景看,很有可能就会形成一个超大规模国家。而在某一区域性内,超大规模国家及其引发的地区秩序会有某种难以调和的矛盾性,因为区域秩序的基础是区内各国力量均衡,没有处理超大规模国家的民族主义野心的机制设计,所以脆弱不堪。当这样的国家出现时,这个民族国家秩序的均衡基础就瓦解了。

   第三,一路一带的现有话语体系及外部世界反馈。杨老师认为“一路一带”就是一种新核心-边缘论或曰新中心-外围论。中国在国际上宣传“一路一带”的战略时,应该注意避免使外界认为中国要借助一路一带的构建重塑周边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环境,从而使得欧亚地区国家在现有世界经济体系中的边缘角色势必进一步固化。杨老师从学者的角度分析“一路一带”是以经济合作为表,以地缘政治目标为本,旨在为崛起中的中国挟强大的经济实力重新划定周边势力范围并为中国成长为全球大国作地区层面上的机制铺垫。换言之,中国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于提供公共产品,而是谋求最大限度的获取欧亚资源,服务于大国崛起的中国梦。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欧亚新外交对所有欧亚地区现有的地区整合方案都构成了排他性挑战。其他大国,尤其是俄将会重新思考在中部欧亚地区的权力结构,基于对中国影响日益增强的共同忧虑重构美俄、欧俄、日俄等在中亚地区的双边关系和多边合作体系 。

   最后,杨老师阐述了他的最近的思考——三个“三个世界”与中国外交哲学的重构。杨老师认为全球政治、经济发展到当下,已与先前的世界有很大不同,在以整个人类利益和发展为基础的前提下,杨老师认为存在着三个层面的“三个世界”。第一个三个世界是古典世界——现代世界——后现代世界。第二个三个世界是发达国家——中国——发展中国家。第三个三个世界是中国内部的东部——中部——西部三个不同的地区。杨老师详细的阐述了他关于三个“三个世界”的思考和构想,并认真的回答了讲习班学员的提问和请教。

   杨成,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学院副教授,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领域为俄罗斯对外关系,中俄关系及远东开发合作,上海合作组织及中亚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