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2014年首届中俄青年学术精英讲习班专题讲座(七)

Russian Identity, Russian Statehood and Russian “Path-Dependence”: Why “Eurasianism”?

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教授主题报告

   2014年12月17日,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教授在理科大楼A404与研习班的学员们进行了主题为“俄罗斯认同,国家地位及其‘路径依赖’:为什么延续‘欧亚主义’?”(Russian Identity, Russian Statehood and Russian “Path-Dependence”: Why “Eurasianism”?)的学术交流,历时两个半小时。


   讲座伊始,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教授从弥赛亚的吸引力、领土扩张、以及俄罗斯国内的严重身份识别危机等方面,向大家讲述了俄罗斯历史。他提出,由于俄罗斯国内的各种社会文化群体拥有不同的身份识别,因此作为能够在宏观上强调民族识别的国家体系并不被接受。随之,他就俄罗斯国内亲西方者与亲斯拉夫者两派之间的争斗有无影响到国家地位进行了探讨。这些民族身份识别受欧洲、亚洲文化影响,而俄罗斯官僚主义通过规则和行政手段对分布在广阔的俄罗斯领土上的这些族群进行治理,这些因素都将会影响到俄罗斯的国家地位。这一点还将导致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以及文化获得了大量发展,在空间上比较分散但又不十分深入。这些发展需要人口和资源的广泛分布,历史上俄罗斯乡村以及乡村里的农民确实减小了该发展模式的成本。

   在讲座的最后,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教授就俄罗斯现如今所面临的挑战与学员们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目前俄罗斯的主要挑战是什么?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教授认为由于社会经济和文化成本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增长,传统的俄罗斯国家建立和发展模式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持续发展也不可维持的。接下来,他提出一个问题,如何调整该发展模式?各位学员与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教授就此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在课程的最后,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教授提出欧亚主义在俄罗斯政治上和意识形态色彩更为浓厚,而不是哲学和社会层次上的意义。这种诉求证明了至少在俄罗斯的政界存在一小部分人希望能够平衡代价高昂的路径依赖和俄罗斯的欧洲认同。当然,这种尝试是否能够获得成功,还有待观望。

   2011年至今,米哈伊尔•卡尔波夫(Mikhail Karpov)在俄罗斯高等经济研究院(Russian 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的亚洲研究院(the School of Asian Studies)任副教授。他的专业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历史和比较政治经济学、后共产主义中东欧政治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