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普京的能源政策”讲座成功举办

“普京的能源政策”讲座成功举办

“普京的能源政策”讲座成功举办

   11月3日下午,来自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俄罗斯问题研究专家斯蒂芬·赫德兰(Stefan Hedlund)教授访问我院,并结合其新书的研究成果作了学术报告,题为“普京的能源政策”。讲座由我院副教授、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博士主持。

   讲座伊始,赫德兰教授首先回顾了近期发生在俄罗斯和欧盟之间的能源危机。他认为,能源问题在俄欧关系和乌克兰危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俄罗斯以切断天然气供应威胁欧盟,欧盟也在积极寻找能源替代供应方案;能源同样是俄罗斯经济的支柱,近期能源价格的暴跌和卢布贬值严重损害了俄罗斯经济,俄罗斯因此面临主权债务危机。 

   2000-2008年普京担任总统期间,俄罗斯能源产量和世界能源价格出现了显著的“双增长”,有人因此乐观地认为俄罗斯已经成为了“能源强国”(energy superpower)。然而赫德兰教授指出,强国必须有经济和军事实力作为后盾,而俄罗斯仅依靠巨额油气收入拉动经济增长的单一模式隐含着风险。全球金融危机暴发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世界经济受到极大冲击,能源需求量不足,能源收入亦受影响;加之普京任内政府支出的增长,以“石油卢布”来补贴其他产业的作法将难以为继。 

   紧接着,赫德兰教授论述了普京能源和经济政策的形成和发展。普京坚持国家对市场经济应发挥主导作用,而俄罗斯经济增长需要能源出口来支撑。在此理念下,俄罗斯将能源企业收归国有,赋予其垄断地位。受政治因素影响,俄罗斯国内能源价格偏低。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十分重视外部能源市场,一方面积极维护里海天然气管道的地位,把油气管道的铺设作为对外政治经济谈判的筹码,另一方面试图压低国外能源巨头的盈利空间。 

   然而,俄罗斯面临诸多难题。国内能源储量下降,更高效的开采技术受西方制裁的影响无法引进。欧盟正寻找替代供应商,波罗的海国家已经出现摆脱完全依赖俄罗斯能源供应的势头,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也在积极拓宽能源供应渠道。这都将削弱俄罗斯的能源供应者角色。俄罗斯的国内制度和政商裙带关系极大地限制了科技创新和商业化,而西方的制裁措施也将在一个更长的时期内损害俄罗斯经济的发展。 

   最后,赫德兰教授饶有兴趣地回答了学生的提问,对其观点做了进一步补充说明,讲座圆满结束。 

   斯蒂芬·赫德兰(Stefan Hedlund)现为瑞典普乌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俄罗斯与东欧研究教授,俄罗斯与欧亚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新制度主义理论和俄罗斯问题,近期出版专著(2014)Putin’s Energy Agenda: the Contradictions of Russia’s resource wealth